八一中文网 - 修真小说 - 青葫剑仙在线阅读 -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孙钱李的邀请

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孙钱李的邀请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仔细搜索了一下陆谦的记忆,梁言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城主府........原来李牧之把我的东西都放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心中自言自语了一声,接下来没有丝毫犹豫,手中法诀一掐,就化作一道遁光离开了关押自己的地方,往城北去了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广陵城城北,一间专门贩卖法宝的商铺之中,一个青衣男子正把玩着手上的纸扇法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此乃‘浩然宝扇’,乃是一位金丹期的儒门高手炼制,威力不俗,而且正好与前辈的气质相符..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商铺中的伙计卖力地向青衣男子兜售这件法宝,然而那青衣男子的目光却有些若即若离,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,让面前的伙计也摸不透他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青衣男子,正是用“种魂大法”占据了陆谦肉身的梁言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伙计的兜售,梁言虽然表面在听,但其实注意力早就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刻正把神识放出,隔着几条街道,暗暗观察着不远处一座古色古香的宅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严密的看守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心中暗暗惊叹一声,表面虽然不动声色,但眼眸深处却闪过了一丝忧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城主府的看守如今都已经换人,全部变成了轩辕军的将士,其中有四名通玄境的武将,分别镇守着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向,根本没有一点死角!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这四个武将以外,还有不少巡逻的金丹境修士,刚才自己在附近街道只是稍稍逗留了片刻,就引起了其中一队修士的警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现在是陆谦的身份,恐怕梁言已经被那些修士当做可疑之人开始审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迫不得已之下,他只能暂时远离城主府,借着这间商铺隐藏自己,暗中用神识窥探着城主府的外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城主府虽然看守严密,但让梁言稍稍松一口气的是,他并没有感觉到桃花神将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李牧之已经取代了曹天威和朱友清,如今整座广陵城由他镇守,只不过他现在不在这里,很有可能是忙着筹备‘文台斗宝大会’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暗暗思忖了片刻,觉得要夺回自己的东西,现在就是最佳的时机,如果等到李牧之回来,那就万事俱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李牧之不在,城主府外面还有四个通玄境的修士,其中修为最低的都是通玄中期,以自己现在这具肉身,根本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啊,硬闯是不可能的,偷偷潜入的话.........现在没有天机珠,恐怕也难以办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脸色不变,脑中思绪却转得飞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现在这种情况,想要混入城主府,恐怕还得利用陆谦的身份,而这陆谦是轩辕奇的手下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梁言忽然眼神一亮,继续忖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按照陆谦的记忆,轩辕浩宇已死,轩辕凌薇也被压入天牢,现在登上太子之位的,居然是轩辕奇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还记得那天在地宫之中,轩辕奇被二皇子施加酷刑的模样,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,后来又被洛神用“裂魂鞭”抽得胸口开裂,简直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这才三天过去,轩辕奇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想必是轩辕破天亲自出手,将他给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轩辕奇还取代了势力最大的二皇子,成为了新一任的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从陆谦的记忆中得知这一切,梁言还真是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皇子和轩辕凌薇争了几十年,没想到最后居然是两败俱伤的结局.........从结果来看,轩辕奇反倒成了最大的赢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恐怕有些猫腻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心中忽然生出警惕之感,如今这种情况,轩辕奇此人已经不可信了,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魂魄逃了出来,但是可以利用陆谦这个太子手下的身份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?前辈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梁言暗暗思忖的时候,一直卖力向他兜售法宝的伙计忽然拔高了音量,把他的思绪又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把口都说干了,可梁言还是没有半点反应,就算他的脾气再好,此时也有一点点不耐烦了,只不过梁言的修为他看不透,当然不会把自己的不耐烦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如果您觉得‘浩然宝扇’不适合,咱们店里还有别的法宝,不如您再看看这‘逍遥尺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。”梁言笑着摆了摆手道:“这柄‘浩然宝扇’挺不错的,我就要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伙计见他最终决定买下这件法宝,立刻喜笑颜开,各种阿谀奉承的话立刻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言等他拍足了马屁,微微一笑,把一袋灵石扔在桌上,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商会就在城主府的附近,可知道桃花神将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桃花神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伙计微微一愣,随即笑道:“前辈,您可算问对人了,这桃花神将李牧之现在已经取代了朱城主,成为广陵城的代理城主。‘文台斗宝大会’举办在即,那位桃花神将召集了城中所有商会的会长,在‘桃花斋’中商量大会的细节。这不,就连我们商会的会长也去了,看样子没个三五天,是不可能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伙计大概是见梁言出手阔绰,心情高兴,也有可能本身就是个话痨,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底细都抖了出来,都省下了梁言套话的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点了点头,对于这个消息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李牧之暂时回不来,那自己的把握就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收好“浩然宝扇”之后,梁言又装模作样地在店里看了看,与伙计闲聊了半盏茶的功夫,才悠悠然地从商铺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犹豫,直接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城主府东、南、西、北各有一个通玄境的将军把守,梁言无法悄悄潜入,但他现在是陆谦的身份,也不避讳,直接大摇大摆地往南面的正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守南门的是一名身披铠甲的黄脸汉子,此人身材高大,肌肉虬结,看上去是一名体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梁言靠近,那守城将领就远远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者何人,为何靠近城主府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早有准备,此时不慌不忙,拱手笑道:“在下陆谦,太子手下参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陆道友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黄脸汉子听他说是太子手下,脸色立刻由阴转晴,呵呵笑道:“早就听闻道友大名了,如今四皇子被立为太子,道友可算是飞黄腾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听后,面不改色,只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通过搜查陆谦的记忆,模模糊糊知道此人名叫王中元,乃是李牧之手下的一员悍将,修为已经到了通玄后期,十分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将军说笑了,在下修为浅薄,不过是太子身边一个跑腿的,哪里比得上将军威风?”梁言客客气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黄脸汉子听后,哈哈一笑,连忙摆手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嘴里说着不敢当,但眼角眉梢满是笑意,显然梁言刚才的奉承让他十分受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笑过一阵之后,王中元又眯了眯眼睛,开口问道:“对了,陆道友突然来我们城主府,是有什么要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奉了太子之命,特意来取广陵城的布防图。”梁言脸色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布防图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中元眉头微皱,想了一会,缓缓道:“陛下的确是下令让太子协助筹备‘文台斗宝大会’,但这广陵城的布防一直都是由我们轩辕军负责,今日怎么突然来要布防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将军,你也知道,四殿下刚刚当上太子没有多久,很多事情都需要慢慢熟悉,这次协助筹备‘文台斗宝大会’,本来就是陛下给太子的一个锻炼。太子殿下当然不愿意坐享其成,也想为这次大会出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结合陆谦的记忆,编造了一个努力勤政的太子形象,此时娓娓道来,虽然都是胡言乱语,但听起来也像模像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王中元听后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似乎认可梁言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.........既然是太子的意思,那末将也只好照办。这样吧,我让鲁管事带你去取布防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王中元就从袖中取出一张黄色符箓,向里面传音说了几句话,然后在半空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一个面白无须、满脸堆笑的中年男子从院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就是鲁管事,如今由他管理城主府,道友来取布防图,只管跟着他就行了。”王中元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鲁胜,见过陆道友。”那中年汉子上前一步,笑着拱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幸会!幸会!”梁言急忙回礼。

        鲁胜虽然看起来满脸堆笑,和和气气的,但一身修为却是实实在在的通玄初期,以梁言现在这个“陆谦”的身份,自然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简单客套了一番,也不拖沓,由鲁胜领着,一前一后进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言跟在鲁胜的身后,往城主府的深处走了一会,心中开始出现一种奇妙的感应,那是心神相连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当然明白这种感应意味着什么,心中狂喜,但表面却不敢有丝毫异样,依旧跟在鲁胜的身后,往城主府的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半盏茶的功夫,两人来到了一座塔楼的底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处便是城主宝库,之前都是由朱城主掌管,前几日才被桃花神将接手,陆道友的布防图就在塔楼的第一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胜站在塔楼门口,向梁言简单介绍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得出来此人的神情有些复杂,梁言猜测他可能是以前城主府的修士,大概李牧之看他对这里比较熟悉,就把他留下来当个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已经到了,事不宜迟,咱们这就去取布防图吧。”梁言在旁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胜点了点头,从袖中取出一块黄色令牌,将之丢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令牌散发出璀璨的霞光,化作一道长虹,瞬间就没入了宝库的大门,土黄色的灵光在门上流转不定,片刻之后就听“轰隆”一声,宝库的大门徐徐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道友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胜带着梁言走入了宝库之中,只见是一个百丈见方的大厅,里面陈列了九排木架,每一个木架上面都摆放了上百个木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梁言对这些木盒根本不感兴趣,此时此刻,他的心神感应越来越强烈,证明老金、栗小松,还有小九,他们都在这栋塔楼之中!

        梁言的目光往四周一扫,很快就确定了心神感应的来源,应该不是在这一层,好像是在塔楼的高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种感觉,小九、老金他们,肯定也感知到了自己,只是太虚葫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封印住了,暂时无法回应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暗暗思忖的时候,忽然,毫无征兆的,神识中传来一阵刺痛,紧接着一股煞气从脚底直冲脑门,整个身躯犹如坠入冰窖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瞬间就反应过来,这是纠缠在自己魂魄中的魔气,要开始发作了!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在广陵城外解封魔气漩涡,魂魄就已经被魔性侵蚀,后来他为了解除李牧之在自己体内种下的禁制,进一步借助魔气漩涡的力量,导致灵魂和魔性彻底融合,才有了现在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,发作的时间越来越短.........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心中暗骂了一声,但这个时候根本由不得他多想,体内煞气直冲头顶,原本坠入冰窖的身体,此时又如被烈火焚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苛苛..........”梁言的嘴里发出了低沉而诡异的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鲁胜此时已经走到了木架前面,伸手取下一个木盒,背对着梁言,呵呵笑道:“陆道友,这里面装的就是广陵城的布防图了,你带回去给太子,可别忘了替鲁某美言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才说到一半,忽然听到身后的异样,下意识的转过身来,却不由得脸色大变,指着梁言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陆.........陆道友,你的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脸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言的嘴角诡异一笑,脸孔半黑半白,一半癫狂,一半冷静,两种截然不同的相貌,却出现在同一张脸上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